科研的品位与执行力

最近一直忙着写专业方面的东西,很享受的样子。有朋友提醒说,你的博客有段时间没更新了,意思是说我该写点非专业相关的文字了,于是试着切换了一下频道,竟一时间没切换过来,满脑子还是一堆公式,图表,丝毫找不到哪怕一点文学色彩的灵感,只好作罢,又不太甘心。为赋新词强说愁,可能就是这样一个状态。

科研的品位与执行力

当然也不是一点感觉没有,上面这个题目“科研品位执行力”其实是有不同的主语的。说到科研的品位,更多时候我觉着应该是对导师的要求。那么什么是科研的品位呢?科研的品位还有高低之分吗?咱们先试着回答第一个问题。一个人在科研上的品位,并不是指这个人表面上拥有多高的地位,掌握多少资源,承担了多少高大上的项目,而是指一个人洞察科学问题的敏锐度,前瞻性与预见性的能力。现在这个时代搞科研,学科已经分得不能再细,远不是牛顿,爱因斯坦那个年代,那种划时代的理论或技术,革命性的原创已经非常艰难,绝大多数科研上的所谓进步,都是不同程度上的“跟风”。学术品位高的人能发掘到风向标,品位稍差的就只能跟风,当然高水平的跟风也是不容易做到的。

一个人学术上的品位,其实可以这样理解。我们不是经常听到这样的故事吗?话说夫妻俩,丈夫是画家,妻子不是。但每每丈夫的作品完成,妻子都能表现出极高的鉴赏力并能给出很有水平的意见和建议,有时甚至会给画家丈夫很好的灵感,从而创新出新的作品。从这样的例子,有时候我在想,既然妻子不是画家,她为什么能有对专业画家的作品如此高的鉴赏力呢?这种鉴赏力我的理解就是一个人对某一事物的品位。品位这个东西,看似云里雾里,捉摸不定,其实一定也是长时间综合能力积累逐渐形成的一种评价事物水准的嗅觉。你问她到底为什么有此能力?可能他/她也未必能说出个一二三四,但他们这种敏锐的鉴赏力确是毋庸置疑的。当然,艺术上的东西未必就一定适应于科研领域。但从无论是艺术上还是科研上创新这个角度上讲,它们却有着惊人的相似性,并互相影响。这样的例子很多,就不例举了,省去一个自然段。

有点扯远了,既然要谈科研上的品位,也可以用点庸俗的方式。我们就拿导师指导研究生的情况具体来讲。通常研究生的研究方向都是导师给的,那么这个研究方向,基本也就代表了一个导师的学术品位。品位高的研究方向,虽说不一定是领域内独一无二,独树一帜的,但一定是具有前瞻性,有着很强的生命力,并且是学生经过刻苦努力能看得见,摸得着的,这样学生做起来才有信心。上面曾提到品位这个东西确实有些模糊,这是一种潜意识里的判断力,至于是否真的如导师所愿,心想事成,这需要学生当然也包括导师自己有很强的执行力

说了这么多才提起执行力,并不是说它不重要而是非常重要。我们很多时候不要说科研,做任何事情的成败很大程度并不取决于既定的方针政策而是方针政策的执行力。别的不说,我对我的学生最重要的要求就是执行力。今天开会说的事情,当时表态都没问题,但一扭头就忘到脑后,这样的学生是任何导师也不能容忍的。当然,说到执行力,也不是盲目执行,这里强调的是要有一个认真的,打破沙锅纹到底的精神。刚才说过导师给的方向,ideas也不一定非常成熟,尽善尽美,(非常成熟,完美的idea通常也没有太大进步的空间了),这就需要学生在执行过程中与导师一起逐步完善与改进,这个过程就是科研的过程。品位就是在成长的过程中形成的,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作者:王善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