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被拒了怎么办?——向同行评审期刊申诉

讨厌被拒。如果生活中我们也能吸引别人的决定就好了。想像一下:你约一个人出来但是被拒绝了。如果你可以提交一封上诉信来解释支持你约会的论点,会怎样呢?在科学界,你可以!

论文被拒了怎么办?——向同行评审期刊申诉

作为一名助理编辑,我见过一些提交给我的编辑们的上诉信。虽然大多数是编写良好的科学的回复,但是有些还是情感驱动的非科学的评论。满篇都充斥着愤怒和失望。科学家们对自己的工作投入很大,但是对编辑或审稿人的人身攻击并不会推翻他们拒稿的决定。在这篇短文中,我旨在探索科学界和同行评审过程,得出一些我们可以参照的结论。

科学家们每天都工作得很辛苦。事实上,我认为我们应该感谢科学家们的努力。他们做的已经够难了,何况他们还要发表文章,这更不是一件容易的差事。

Nano Letters 的主编DanielKohane 把发表比作约会:“坦率地说,一个人接受事实有一定的主观性。这很像约会。对于你想加入什么团体早就有一个意识。大多数作者认为被拒是竞争中的一个部分。”

当然,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Chemistry of Materials的主编Dr. Jillian Buriak, 在一篇写她杂志的上诉文章中写到,被拒并不容易getting rejected isn’t easy ,“稿件被拒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我们自己都知道,这种经历刺激了个人的情绪和反应。”

我当然不会责怪作者因为退稿信导致的失望和沮丧,我也不建议作者不去上诉。Dr Kohane 指出,人们有权上诉,论文是他们辛勤工作的成果,他们有维护自己的权利。

编辑和审稿人和作者都是一样的。换句话说,他们也会犯错误。有的时候,他们错过了一个点,但是上诉就会给作者展开解释这个论点的机会。ACS Nano 的主编Dr. Paul Weiss 在一篇社论explains in aneditorial 中说“有时候,我们会发现一些关键的层面,我们会发现上诉帮助我们认识这些论文,有一些最后会得到发表。”

如果编辑和审稿人忽略了文章中的内容,作者需要修改他们的论文Journal of Physical Chemistry Letters (JPCL)的主编Dr. Prashant Kamat 在一篇写他杂志的审稿过程的文章中写writes道“作者需要意识到这种误解的根源可能在于他呈现出的结果”,Dr.Weiss 对这一观点表示赞同,并指出:“作为科学家和作者,我们需要在文章中阐述明白自己的观点。”

我曾与Managing Editor/Freelance Scientific Writer交谈,他站在作者的角度说了上诉的意义。对于作者而言,上诉总是值得的。如果同行评审决定了,作者可能觉得挑战这决定显得没有意义。但是退稿信里可能并没有一些编辑和评审人的一些细节信息。此外,退稿信中一些微妙的语言对于英语非母语的人来说也是一大障碍。

上诉帮助的不仅仅是作者一人。他们可以在科学界都占有一席之地。Weiss博士在 ACS Naono的上诉文章中强调这一重要性。“上诉有效地给我一系列活生生的研究案例,让我们知道如何去理解纳米科学和纳米技术。同时也推进了ACS Nano 的进步。”

我们可见,上诉应该被囊括在同行评审的过程当中,但是应该什么样呢?正如我提到的,我们可见对编辑和评审人的人身攻击以及个人言论都不能严谨地处理科学问题。

在他的文章中,Dr.Kamat解释说作者们应该克制做出这些非科学的言论,比如“评审人不合格”或者“他/她存在偏见”等。 Do.Kohane 也表示了相同的观点,“不成功的上诉过程,说的就是那种没有科学性的,同时也不够尊敬或者不合理的。”

我采访过的一个主编也同意,一封有效的辩证信应该是科学的、客观的,提供能够反驳评审人的数据,提供能够支持声称偏见的证据。这封信应该感谢编辑部和编辑们的专业知识。

我的同事指出上诉信“给出了一些审稿人没弄明白的观点,它处理的是真正的综述内容。现在说明这个或者说明现在我们可以解决它。”

这些信件应该避免人身攻击,评论审稿人、感情上哭诉或者是只是做了表面文章。Dr. Kohane 回应了这个观点,解释说上诉信应该讲究礼貌性和建设性,更确切的说,事实:“礼貌很重要,因为编辑在审稿上投入很大的时间和努力,只得到了个粗鲁的邮件作为回应,这真的一点帮助都没有,如果你用了理性的方式,编辑可能就会想真的帮你一把。”这种方式可不是人身攻击,它直接来自数据

所以,作者们你们知道该怎么做了吗?关键就是礼貌。坚持事实,避免人身攻击也是必要的。上诉过程可能取决于杂志的不同而不同,作者也应该记住得到回应的时间也可能不尽相同,但编辑和审稿人都会要求提供一些额外的数据。编辑部不能改变一个手稿的结论,相反,他们可以作为一种资源来使用。

Dr. Buriak 还强调,编辑和审稿人处理手稿的时候都推己及人。编辑和审稿人也明白决定信意味着什么。

最后,我采访的一个主编/自由科学作家建议作者应该在回复决定信之前等待24至72小时,然后重新阅读一下拒稿信。这一简单的过程会让你消除很多个人偏见,以免上诉信中写满了你的愤怒和失望。

作者、审稿人和编辑之间互相敬重他们的角色,欣赏彼此为出版界和科学界的贡献,这能使得审稿人和编辑将同行评审的过程进行的公正、高效。被拒的确令人失望,但是礼貌和专业依旧至关重要。在同行评审过程中礼貌占据了一个重要地位。我希望所有参与同行评审的人都能够停顿、思考、回想一下他们的上诉信的提出的观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